查看完整版本: [-- 岁月和梦——我的童年遗落了在德庆 --]

中国·德庆县 | 德庆公社,德庆最早的论坛! -> 情感驿站 -> 岁月和梦——我的童年遗落了在德庆 [打印本页] 登录 -> 注册 -> 回复主题 -> 发表主题

可人丶淚 2010年08月03日 00:01

岁月和梦——我的童年遗落了在德庆

    在众多90,00后的眼中,我已经晋升为阿姨级了。然而,我自己似乎也默认了这一等级的称呼。是年纪真的大了,还是心老了,亦或两者皆是?!

    28个年头的我经历不多,可发生在自己身边大大小小的事,却又体现了这个社会的某一层面,代表着一部分小市民过着的普通日子……

    我是不是应该写点什么,哪怕在往后老了的日子里,忆不起一些事,一些人,都可以通过文字来思忆自己的人生,因为什么也记不起来的那种感觉是非常可怕的。所以我做了一个决定,我要把我的过去,现在,将来的点点滴滴,都用文字把它记录下来。把快乐和不快乐都烙下印记,这些印记是唯一能证明我有来到过这个花花世界。

    能回忆起最早的记忆,是父亲还在公安局里上班,我们一家三口住在局里的宿舍大院里。公安局就在宿舍大院的中间,院里住了好多人,开门就见人,大家都相处得很好,那时的人还是很纯朴的。八几年那会,买米要粮票,买菜要菜票,买肉还要肉票。一个星期只能吃到一两餐肉。局里的领导有时还会给父亲分点肉票,偶尔买点鱼给我和母亲加菜。

    光是在局里就换了三次房子,第一个房子是什么样子已经记不起来了,第二个房子是个小平房,一厅一房,厨房是从屋子边的巷子拐到屋后的集体厨房,在我们家门口两边,一边垒了煤球,一边垒柴枝,这些都是局里分的。对这个房子的记忆最深刻的是有一年幼儿园放假,父母亲都要上班没空带我,父亲只好把我送回乡下让爷爷奶奶带。快开学了,父亲来接我,回到家里,我和父亲站在门口,刚刚母亲做好了饭,正把炒上的鸡蛋从后面厨房端回屋里。母亲看到我,笑着对我说:安安,怎么不喊妈妈啊?我一时不知所措,竟躲到了父亲的身后。母亲看到我这一举动,眼睛马上变得红润了。父亲见这情况,就抱着我进屋,拉着母亲坐下吃饭。可能是几个月没见母亲,有点生疏了,一直为这事,我内心里都觉得有点对不住母亲。再后来,局里又分了宿舍,这次是第三次换房子了,分到了大院前头,前面刚好是法院宿舍,对面是武装部的店面。还是一厅一房,这个房子有两个门口,前门对着武装部,侧门对着我们家的厨房,厨房比客厅还大。这次的房子不用再分着厨房用了,自己可以在家里养点鸡和鸽子什么的。父亲还给家里添了一台11寸黑白电视,可是还不舍得经常打开看。只要打开前门,就能经常看到在武装部后院训练的那些小兵。看着他们端端正正的走着军步,又由于父亲也是当公安的,总幻想着有一天,我也能穿上那笔直帅气的制服……

    我父亲是当过兵的,又写得一首好字,县里的某位领导就把他从公安局调到了县委里做事。上学前班的时候,我们一家三口又从局里宿舍搬到了县委宿舍。这次换的房子是两房一厅,一厨一卫,家里还装上了电话,号码到今天我仍记得。上小学了,家里开始慢慢富裕起来。有彩台,有冰箱,父亲还经常自己做冰棒给我吃。那时候的娱乐不多,电视换来换去也只是几个台,还不是24小时播放的。看的节目其实是昨天的,不是直播。所以,晚上父母亲除了去学跳舞,就是去看电影,电影也不是新的,电影院都买的旧片子,一个月要重放好几次,当年的电影票只要5毛钱。电影院就在县委对面,也就是我们家对面。他们喜欢看,我却不爱跟着去,总是开玩笑的说:你们两个拍拖还带着我,嫌不嫌累啊。周星池有一部很经典的电影,九品芝麻官,就是给他们俩拖着我去看的,确实很好看,看完电影一家三口还去吃宵夜,想起来真是令人怀念小时候粘着父母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父亲三天两头就随着领导出差。记忆中,每每父亲出差回来给我捎上的都是县里没有的,买不到的东西。苦得带焦味的纯巧克力,电视广告上才有的糖果,漂亮丝质的公主裙子,迪士尼的手表……与小士多里的5毛钱的足球型巧克力,5分钱两块的猪油糕糖,夜市上20多块的裙子,买来几天就不会跑的塑料的电子表这些都是不能相比的。小公主般的生活,没有丝毫的烦恼,身边的小朋友都羡慕我总是有好吃的,穿漂亮的新衣服,来自一个小孩子的满足感,不过如此。我是不缺朋友的,因为我的书包里总能带着点糖果。可是久而久之,小小的脑袋也会有所思考,偶尔的想,如果我明天不给他们带糖果,他们还把我当好朋友吗,还会天天缠着和我一起玩吗?但毕竟只是小孩子的我,第二天就忘了这种不应该在那个年纪就有的烦恼,管他呢,只要有人陪我玩就好。

    由于父亲工作很努力,没几年又调了单位,已经升到了局长的位置。单位还给我们分了一套大房子110多平,三房两厅,光是露台就比别人家的大两倍。那年我4年级,为了赶在过年前搬家,父亲一个下属的儿子经常来帮忙,连下属的夫人也出动了,我们一家人很是感动。父亲刚刚调职到新单位,关系人际都还没熟络,就有人这么热心,而且连家人也叫来帮忙,怎么能不让人感觉到这世间还有真情所在。后来,才知道,这人是单位里的副经理,儿子刚毕业还没找到工作,我父亲就让他跟着司机学车,学好了还能给单位开车。也算是给了他一份工作。那时候我有个玩伴,她父亲和我父亲是同一单位的,只是不同部门,她们家住在单位宿舍大院里,就住在副经理家旁边的那一栋,所以总是能从小玩伴的口中听到关于副经理一家人的闲言闲语,也有别的人和我父亲说过,他们一家人不是好人。可是我们都不当一回事。副经理的夫人认了我当干女儿,还在中心市场旁边那个挺有名的旺角酒楼摆了几桌,做得挺像个样子。小孩子总是喜欢多人疼的,无端端多了个干妈,干爹,还有两个哥哥,那种喜悦完全冲昏了头脑。以至于后来放假时,索性住到了这个干妈的家里,连开学了,也宁愿住在那。一两个月不回家,我母亲想我想得不得了,电话里带点沙哑的声音叫我回家,那晚回去我是极不情愿的,可是回到家中看到母亲用那有点发红的双眸看着我,久久,我才知道我错了,一个外人对你再好,哪里比得上自己的家人。我不应该这样,因为这个是我的母亲,她只是很单纯的想让自己的孩子回家……

    又过了一年,我已经5年级了。妈妈突然停薪留职,整天躲在家里,还把乡下的奶奶接来了,总是喊我放学的时候带点菜,买点肉。一齐放学的同学看到,都喊我师奶。我觉得母亲叫我买菜让我很难堪,别的小朋友都不用做这些事,放学不能去玩,还得买菜,让同学笑话,我心里很不是滋味。有一天,终于忍不住冲着母亲发脾气,我说以后再也不帮她买菜了,这样很丢人。母亲没办法,只好和我说了实情。我听了后心里很平静,之后的每一天,我都乖乖的给母亲买菜去。因为我快要当姐姐了,母亲的肚子里有小宝宝,当时的我不知道母亲怀孕会不会给家里带来影响,只知道我快要当姐姐,心里很高兴。父亲很郑重的和我说过,这件事不能和外人提起,就连我那些很要好的朋友都不可以。我很听话,谁问起我母亲怎么不上班了,去哪里了,我一概不说。现在回想起来,按当时的情节发展,除非保密工作做得很好,或者我母亲到外地去生,不然是瞒不住的,俗语说:纸是包不住火的。

    在没多久后,奇怪的事很多,家门口经常有陌生人徘徊,无人时就从我家铁门缝往里探,那段时间我好害怕,总是约上同学一起上学,让他们到我家楼下接我。除此之外,还经常有骚扰电话打来,有男的有女的,都是操着一口普通话。若是女声的每次打来都说要找我父亲,说我父亲就要和我母亲离婚了,说我父亲经常不在家就是与她一起。若是男声,就恐吓我和我母亲,说我父亲出差出事了,或者是给人打了,说我母亲再不出现,就再也见不着我父亲,等等……当然这些话我和母亲自然是不会相信的。别人或许有这个可能,而这个人,我的父亲,他是不会做这些对不起我母亲的事的。父亲工作是忙,有时出差一去就是一两个星期,可是父亲总会给我们打电话,我们清楚知道父亲是平安无事的。时间长了,小孩子也会有火,只要这些人再打电话来,我就大声吼回去,我说你们要是再打电话来骚扰我们,我就报警了,电信可以查到你们这些电话是哪里打来的,你们这样是犯法的,等着坐牢吧。不知是不是他们真的给我一个小孩子吓唬到了,骚扰电话不再是天天响了,好不容易我们家又平静了些。这些事在我长大后才明白,一个人官当大了,职位坐高了,什么乱七八槽的事都会冲着你来。

    母亲的肚子一天一天的大,父亲只好在郊外租了个房子,把母亲送到那里,我奶奶和舅妈也跟着去照顾我母亲了。我的那个干妈,不知道是怎么得到消息的。三天两头跑来家里,总是问长问短,想从我口中知道点什么,父亲交待过我这事谁也不能说。然而小孩子的心思哪有大人们厉害。这个女人说你母亲已经告诉我了,还叫我帮她买了补身子的东西,她打开袋子让我看里面的东西。我哪里晓得什么是补不补身子的,只是觉得这个干妈很关心我们家,不像他们口中说的坏人啊。我的防备松懈了下来。一时嘴快,就把母亲躲在郊区的位置说了出来。在那之后,这个女人再也没有上过门了。在和母亲通电话中得知,这个女人和一个在妇联工作的女人一起去收集资料,找到我们的亲戚,父母亲的同事、朋友,想从他们口中得到确切的消息,想把我父母亲超生的事告发到县委去。为了这事,他们追到亲戚和朋友的家里,还想劝说利诱让一些知情的亲戚出来做供,极其卑鄙。

    这是后来母亲才和我说的,她怕我会伤心,那个在妇联工作的女人,那个女人就是我的一个玩伴的母亲,而这个玩伴正是那个告诉我我那个所谓的干妈是坏人的玩伴,他父亲和我父亲同一个单位的玩伴。我得知这事的时候弟弟已经三四岁了,心里没有多大的起伏,我不怪她,她母亲也只是做了工作内该做的事。

    离过年还有10天,弟弟出生了。那天奶奶还特地回家来带我去看弟弟。到了那间租来的房子,残残旧旧,看到了躺在床上的母亲,看到了她幸福的样子。母亲是当晚分娩后就回来了,弟弟还要在医院观察。直到中午,舅舅和舅妈才在医院把弟弟接回来。刚出生的宝宝真的很丑,可是那个是我弟弟,所以我觉得他丑得很可爱。父亲很高兴,可是碍于这个是超生的事,只能等到第二天深夜才敢来见他的儿子和老婆。事情被这两个女人搞大了。她们写信到县委去告发。可是县委书记说了,我父亲只要降职就好,不用撤其党籍,以我父亲的工作能力没几年就能升回来。原来父亲早做了打点。我心里算是放松了点。然而,这样的处分,那个女人,我所谓的干妈是不会善罢甘休的,她还是不停收集资料,和那个妇联的女人一起上书到省委和省妇联去了。事情终于闹到省里再也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父亲给单位开除,撤了党籍,县委的一些领导再也帮不了。一个快40岁的男人,前途正如日中天,可是现在为了超生的事,工作丢了,还要为了生计出去找工作,突然觉得父亲有点可怜,我好想能帮他点什么,可惜当时的我只是一个6年级的学生,什么也做不了。过了年父亲就到市里找工作去了,一去就是大半个月,我和母亲在家里忐忑不安。有一天,父亲回来了,他笑着说,他找到工作了,在一家信息企业里当经理,而且很早前就打算到市里发展,已经在市里买了房子,当时无论父亲找到新工作的事是真是假,还是只为了安慰我们,都不重要了,当时脸上带点沧桑的父亲是多么的可敬,家里什么事都由他扛着,什么事都安排好,从不用我们担心。

    我们家清楚明白了这个女人一家都是坏人。坏到极点。这个女人为何要这般?一开始和我们家这么好,全是假装的吗?绊倒了我父亲,对她有什么好处?原来,一切只源于她老公,那个副经理。这个副经理脾性不强,软软的,所以家里的事全是这个女人在做主。在我父亲离职后,副经理提交了升职申请书,想要取代我父亲的职位。然而单位里已早有安排,无论如何局长的位置也轮不到他来坐。他和他老婆的阴谋没得逞,反倒是自己丢了饭碗。这是怎么一回事?这个副经理不知为何突然中风,倒床不起,在医院躺了三个多月,仍是没好起来。单位知道此事,劝他提早内退,事情已经如此,他反对也无用。就算他能下床了,从此以后,他都得依赖拐杖才能走路。单位也不需要他儿子开车了。我信的,我真的信的,恶有恶报,若然未报,时辰未到。

    后来,因为父亲要到市里工作了,就带着母亲和弟弟一起去了。怎么好像少了一个?是的,因为我不舍得身边的朋友,母亲也经常回县里来住,所以我就和奶奶两个人留在了县里,直接到我初中毕业才又搬到市里。



PS:可人的童年没什么精彩的事发生,只是和大部分普通家庭的孩子一样过着快乐的童年,我想孩子的童年都是快乐的。因为在那个年纪的孩子,是那么的单纯。

fusion 2010年08月03日 10:26
呵呵,别随便说恶有恶报...不管生活是如何,自强为本,而不是带着恨过生活,开心一点~~~

可人丶淚 2010年08月03日 16:44
呵呵,你有点理解错了,我没有恨
有一年我回德庆,看到那个女人挽着他丈夫走在街上,一脸沧桑,连走路都是如此的艰难,已事过景迁,与他们,只有可怜并无可恨!

dq_dq 2010年09月04日 17:23
看完了,好想哪天有空我也把童年的事情给捎上来,但是一想到德城这地头说不不大,说小不小的,很容易就会知道是谁那样,还是先当观客。

社长 2010年09月04日 22:22
刚看开头, 还以为是我的一个同学.
看了后面的, 才肯定了不是我的同学.

我的童年, 我都写在http://x.deqing.org


查看完整版本: [-- 岁月和梦——我的童年遗落了在德庆 --] [-- top --]



Powered by phpwind v8.7 Code ©2003-2011 phpwind
Time 1.066737 second(s),query:5 Gzip disabled